<dl id="adzci"><legend id="adzci"></legend></dl>
  1. <var id="adzci"><rt id="adzci"></rt></var>
    <var id="adzci"></var>

    <code id="adzci"></code>
    <dl id="adzci"></dl>
      <output id="adzci"><form id="adzci"></form></output>

      <acronym id="adzci"></acronym>

      一 碗 面 的 情 結

      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19-07-08?【字體:

      李少偉

          八百里秦川盛世風貌,十六朝古都史海泱泱,一碗扯面扯出家長里短,兩勺熱油潑出游子思鄉。在華夏腹地、關中平原,滾滾的黃河之水孕育出赳赳老秦。

          說起陜西,最為人稱贊的除了盛世長安,就要數那用盆才能吃的陜西面。

          秦嶺腳下的關中平原,毗鄰秦淮線以北,四季分明,土壤肥沃。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孕育出獨有的高筋小麥。一勺面粉,能做出一百多種不同的面食,起源于秦,發揚于漢。其中,陜西臊子面是其當之無愧的代表。臊子面以關中(西安咸陽渭南)和西府(寶雞)地區最為正宗。紅白分明的豬后臀肉切小片,薄油下鍋練出豬油后,小火翻炒,出鍋前加入老陳醋和辣椒面,紅艷艷的辣椒油包裹著豬肉臊子,香味隨風飄出五里地。和好的面團搟成薄薄一張,刀切成細細的面條。搭上臊子和老陳醋烹出的臊子湯,撒上韭菜花、雞蛋花、木耳絲等漂菜,一碗面只有一口到兩口的量。

          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古時候的老陜很貧窮,農忙時節都背著鐮刀去大戶人家做收麥子的短工,也稱為“麥客”。東家管飯,而麥客是不敢和東家提要求的,吃沒吃飽不敢開口說。熱情的老陜為了照顧好麥客們的飯量,就說,吃飽了就把湯一喝。慢慢的就演變成了吃臊子面的傳統規矩,一碗面只有一口,只吃面不喝湯,吃飽了就把最后一碗的湯喝掉。只要你不喝湯,主人就不停的往桌上端面,直到客人喝了碗里的湯才停下。而做臊子面的手藝,也成為了衡量一名“巧婦”的重要標準之一。提起搟杖一張紙,提起刀子一根線,下在鍋里蓮花轉,吃在嘴里纏絲線就是制作好臊子面質量的標準,面筋、醋酸、椒辣、油汪的臊子面才稱得上一碗好面。

          除了臊子面之外,還有口皆碑的就要數油潑面了。油潑面也就是褲帶面,也稱biangbiang面,因扯面時面條摔在案板上發出“biangbiang”的聲音而得名。作為一名地道的老陜,不會寫“biang biang面”三個字那就算是文盲。一碗正宗的油潑褲帶面,碗里只有兩到三根,一根面如皮帶一般寬,能扯到一米多長,盛入盆一樣大的斗笠碗中,撒上蒜末辣椒面,淋上岐山老陳醋,澆兩勺熱油,香味在“刺啦”一聲中瞬間綻放,剝兩瓣大蒜,盛一碗面湯,門口蹲下,成年人一碗能吃三根面就算是大飯量了。

          我作為一個地道西府子弟,一天不吃一口面食,就感覺這一天好像沒吃飯一樣。想家里那碗面時,就買來面粉、調料、蔬菜,自己下廚做一碗臊子面慰勞一下漂泊遠方的肉身。吃在嘴里卻不是家里的那個味道了。是啊,辣椒不是陜西的秦線椒了,醋不是岐山的老陳醋了,面粉不是高筋粉了……

          故鄉容不下肉身,他鄉放不下靈魂。炎黃故里、青銅之鄉、三秦文化、周禮之邦,每一個老陜心里都有一碗面的情結。黃土地上的那碗面,伴隨著高昂的秦腔,終是每一個赳赳老秦的牽掛,雖咫隔天涯,亦如眼前。


      作者:湖北省荊門市 三公司鋪架一隊


      成年人电影网